咖啡被人下春药

又是周末,一个同事结婚,中午去参加婚礼,我穿着白色的西服套装、及膝短裙、白色高跟鞋,一身素淡典雅的打扮很痒眼,同事们纷纷敬酒,虽然我的酒量一向不错,还是有点多了,离开酒店有些晕乎乎的,感觉像在云里漂著 […]

10块钱上了个90后的MM

本人80年代的人,在家呆著无所世事,整天就是泡网吧,我在的那个网吧基本上都是男的,女的很少,但是有一阵子有个小女孩整天去那上网,那是她来的第N个晚上,我去网吧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快12点了,去的有点晚,比 […]

绝对控制

黄董,黄董。 秘书的声音把我从沉思中唤醒,我看到是我的秘书-林欣雨在叫我,我把她叫过来,她顺从的走到我的面前,坐到我的怀里,我伸手解开她的制服纽扣,把手伸进她的衣服里,里面她按照我的要求,里面是真空的 […]

我的真实借种经历

有很多关于借种的文章,但基本都是作者意淫编撰出来的,情节和过程都很不真实,把借种写成了淫夫荡妇美妙的性交行为,这也不能怪作者,因为没有真实的经历是写不出真实的故事。 借种是一种无可奈何的选择,而且大多 […]

促成阿标一家人的乱伦

我们一班猪朋狗友当中,年纪最小的叫阿标,今年才十七岁,人细鬼大,最喜欢看色情杂志,平日口花花,校内穿裙子的都给他评头品足,不是这个波不够大就是那个屁股不够圆。校内的女生一见到他便争相走避。 他平日不知 […]

姊姊之性感三角裤

从小父母常忙于事业对于我甚少看管,幸好有大姊的照顾所以我才能无虑的成长,因此在我的心里大姊不但是我的姊姊,甚至也能算是我半个母亲。直到我考上大学的前一年,大姊才因为结婚搬出去住。 一年后我考上了大学, […]

职业女性

卢思思是个职业女性,据说是位高级会计人员,却只有二十三岁。 本来,她和父母同住在永和,由于服务单位在台北中山区,来往不太方便,就在台北租了亲戚一幢小平房。 这平房在松山附近,比较偏僻点,但附近有公共汽车站 […]

1 2 3 111